多 年 专 业 遮 阳 帘 生 产 制 造 安 装 遮 阳 棚 生 产 厂 家 竭 诚 为 您 服 务
遮阳工程服务热线
176-2905-9668  
工程案例
新闻详情

那天,你为我遮阳今天,我陪你创业

2016年4月13日,杨晋茂在自己开的家具厂里对一扇木门进行加工。
2016年4月13日,杨晋茂在自己开的家具厂里对一扇木门进行加工。
2016年4月13日,小两口开了一个家具厂,正在创业阶段。杨晋茂负责工厂的运转,何健熙一心孕育肚子里的小宝宝。
2016年4月13日,小两口开了一个家具厂,正在创业阶段。杨晋茂负责工厂的运转,何健熙一心孕育肚子里的小宝宝。
2014年4月20日,芦山县,何健熙和爱人杨晋茂手拿着刚领到的结婚证一起合影。
2014年4月20日,芦山县,何健熙和爱人杨晋茂手拿着刚领到的结婚证一起合影。

  芦山县城通往龙门乡红星村的道路一侧,有杨晋茂和何健熙的家。

前面是毗邻道路的一栋三层楼房,主楼背后还有一个1000多平方米的家庭式厂房,用于制作木门等家具。

  2016年4月,华西都市报记者在这里见到杨晋茂和何健熙。与“4·20”芦山地震时隔三年,两人的关系已从恋人变成夫妻,还在去年底晋升成准爸爸和准妈妈。

  ·你为我遮阳

  他们的故事,装在一张照片里

  成堆的木材占据院坝和门市,卷帘大门被移动工作台挤得仅供一人侧身通过,还有不断扬起的粉尘和间隙轰鸣的机器声……这就是杨晋茂和何健熙的家。

  这番繁忙的景象始于不久前,“上个月第一次卖出木门。”何健熙领着记者快速通过,“灰大得很。”

  经历芦山地震,他们的故事装在一张照片里。

  照片中,杨晋茂双膝跪地,挺直身板,双手平举重叠的纸壳。纸壳撑起的阴凉下,一个女人坐在地上,蜷靠在杨晋茂身上。女人腿上的纱布、手背连接的输液管和医院急诊科大楼背景,讲述了两人正在经历的一切。

  杨晋茂悉心呵护的女人正是何健熙,这一幕被人抓拍下来,两人间的温情迅速传开,给受伤的芦山一剂暖心贴。

  回忆当天发生的一切,何健熙说,杨晋茂不仅用一个男人的臂弯温暖她,更救了她的命。地震时何健熙被围墙上垮塌下来的巨石砸中右腿,“他把石头挪开,赶紧把我拖出去,”何健熙说,就在杨晋茂把她救出后的下一刻,身后的围墙全部塌下,“慢一点就砸在我身上了。”

  巨石砸断何健熙的右腿韧带,杨晋茂忙着把她送到芦山县人民医院,“当时还有更多比我伤情危急的人,”等待的过程中,发生了众人看到的那一幕。何健熙回忆,在医院空地上等待转移的2个多小时,杨晋茂一直保持跪立和托举,给自己当靠背和遮阳伞。

  彼时,杨晋茂与何健熙的关系是相恋多年的情侣。

  ·我嫁你为妻

  经历生死后,更坚定谁是要嫁的人

  2014年4月20日上午9点30分,芦山县民政局婚姻注册处,何健熙和杨晋茂拿着刚刚领到的结婚证一起合影,定格美好时刻。

  震后一周年,两人成为结发夫妻。实际上,这是一场迟到近一年的履约,不过却成就了两人最特殊的纪念。

  杨晋茂和何健熙如今所住的这栋三层楼房,是地震前动工修建的,“那时候正在装修阶段。”何健熙告诉记者,建房是为两人结婚做准备,“计划2013年下半年办婚礼。”

  突如其来的灾害,也给两人的结婚计划按下了暂停键。何健熙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才出院,杨晋茂寸步不离陪在女友身边。原本就靠杨何二人操办的新房建设工程,直到2013年下半年方才有时间进行受损加固。

  何健熙和杨晋茂有一致的默契,结婚排在重建家园之后。在这个时候,原本常年在外地接活的杨晋茂,决定留在何健熙身边谋生计。

  当结婚的计划被推迟到第二年,何健熙心里冒出了个想法:4月20日去领证。“很多朋友都建议5月20日,取"520"(我爱你)的谐意,”何健熙说,“但对我来说,4月20日更有意义。”

  那一天,两人早早赶到了芦山县民政局婚姻注册处。何健熙挑了件镶黄色的黑色小外套,搭配里面的黑色T恤,与杨晋茂的黄黑配色 POLO 衫相得益彰。拍照、办证,完成一系列手续后,两人成为当天民政局第一对领到结婚证的新人。

  在何健熙看来,经历生死后,更坚定谁是自己要嫁的人。

  ·守家

  放弃装修新房 屋后兴建厂房

  何健熙和杨晋茂的爱情始于2007年,那一年17岁的何健熙和24岁的杨晋茂在网上认识。事实上,两人同是芦山县龙门乡人,一个家住上游的隆兴村,一个家住下游的红星村。

  从线上到线下,有相似生活背景的两个年轻人走到了一起,成为恋人。

  “他到哪里,我就跟着他去,”何健熙讲述地震前两人的相处。那时候,从事电网类建设工作的杨晋茂经常跟着工程各地跑,何健熙就追随杨晋茂而去,“山西,西昌,泸定……好多地方都跟着去了。”

  从爱情长跑到举案齐眉,杨晋茂坦言没有给过妻子什么甜蜜纪念,“婚纱照没有,现代仪式的婚礼也没有。”“没有必要,”何健熙接过话,她说自己根本不看重婚纱照之类。

  环顾两人现在的家,所谓的新房也并没有太多新房所有的完整配备。天花板吊顶上预留的装饰灯孔依然空着,电线掉在外面。几扇宽敞的窗户看起来有些异样,仔细琢磨原来是因为都没有装窗帘。

  问及何健熙她才说,这番样子和地震前没多大差别,“地震前就正在装修,进行到差不多现在这个样子。”地震后楼房受损,稍微加固后,何健熙夫妻俩并没有继续投大力气装修,而是把重心转移到置业上,也就是如今屋后的厂房。最初男人承诺给女人的完美新婚婚房草草收尾入住,何健熙却并没计较。在她看来,男人兴业守家的决心更珍贵。

  ·创业

  从零开始创业 家具厂开工了

  2015年9月,一个喜讯降临这个家庭,何健熙怀孕了。

  看着手机里宝宝的彩超照片,何健熙腼腆笑着,“像他”。坐在对面的杨晋茂,低头甜甜笑着。

  晋升成为准爸爸的杨晋茂更加坚定决心,要给家人安稳的生活,收回过去四处漂泊的脚步。

  “我们这里很多人都有木工手艺,”杨晋茂说,他们计划利用家乡的人力优势,还有灾后重建的市场机会,兴办一个家庭式家具厂。

  想法付诸行动并不容易,从资金筹措到厂房建设审批等,两个年轻人不停跌倒,又不停站起。这时候,勤劳务实的家庭传统帮了不少忙。

  自幼,何健熙的父母便去到东北地区务工经商,她跟着同村的舅舅长大。舅舅张元超是个勤劳肯干的人,早些年就成了村里的“经济大户”。地震后,张元超的养殖厂受灾,为了杜绝疫情,几万只雏鸭被填埋。但他并没有一蹶不振,灾后重建中,他到外地自学种植,把技术带回家,兴办葡萄园、草莓园等,“这一片土地都被他承包完了。”

  从去年起,张元超种植起的葡萄和草莓等已经开始创收。

  长辈的品质得到传承,何健熙和杨晋茂从零开始起步创业。杨晋茂学会了相应的机器设备使用操作、维修,如今既当老板也当员工。不擅长技艺的何健熙就跑业务,“在外面只要看到有修房子的,装修的,就主动去问需不需要木门之类的。”最近,因为身孕跑动不便,何健熙也不闲着,在网上找渠道,多方推介自家的产品。一起走过这些年\ 2007

  17岁的何健熙和24岁的杨晋茂相恋。2013.4.20

  芦山地震中,何健熙被倒塌的围墙砸中右腿,杨晋茂推开巨石把何健熙救出。陪女友在芦山县人民医院接受救治时,杨晋茂跪在地上手举纸板为女友遮挡太阳,保持2个多小时跪立和托举。2014.4.20

  杨晋茂和何健熙在芦山县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,领到当天民政局办理的第一对结婚证,以此纪念。2016.4

  两人的第一个宝宝将在3个月后出生,两人的小家具厂也开始有了销路。

电动遮阳帘,电动窗帘,电动开合帘,电动舞台幕,电动卷帘,电动蜂巢帘,电动天蓬帘,采光顶遮阳帘,阳光房遮阳帘,电动遮阳棚